首页 > 汽车 > 汽车行业大拐点:“活下去”成唯一目标
汽车行业大拐点:“活下去”成唯一目标

发稿时间:2019-11-04 11:49:16

《商业》记者调查发现,无论是在汽车公司还是4s店等主要渠道,“直播”已经成为今年和未来几年该行业的共同目标。

燃料汽车更新排放标准,新能源汽车补贴减少,上市汽车公司利润大幅下降,渠道库存系数居高不下。整个行业面临巨大的下行压力。

以1984年中德合资成立的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为例,中国乘用车制造业经历了30多年的从零开始的高速运行,2017年达到2471.83万辆的销售高峰,此后进入下行渠道。

这是年轻的中国汽车业从未经历过的,也是汽车业从业者从未经历过的。

根据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汽车及其他制造业开放时间,汽车行业将在过渡期内按不同类型开放,2018年将取消专用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外资比例限制。2020年将取消对商用车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;2022年,乘用车外资持股比例上限将被取消。

作为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,从政策和企业到渠道和产品,汽车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面临着不确定性。这场不确定性风暴可能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影响。

摄影师刘哲最近想买车。

他看中了威来的外表,但在询问了几个朋友后,他得到了所有的反对意见:江淮贴牌生产(江淮贴牌生产)、技术不成熟、自燃案例……他还在网上搜索特斯拉等纯电动汽车的数据,而电量和里程的充换仍然让他放弃。

尽管新能源汽车的推广时间表已经离开市场好几年了,但刘哲总觉得购买燃料汽车会很麻烦。他还看到了几辆混合动力车,但价格差异让他担心。

刘哲最终放弃了买车的想法,决定等几年再结婚生子。这辆汽车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卖出去。

在刘哲放弃买车的几天后,他的朋友冯田阳“xi蒂”开了一辆捷豹f型轿车。冯田阳在这辆车上只花了40多万元,官方指导价为58万元,几乎相当于一辆二手车的价格。

冯田阳告诉记者,这是一辆“国家五级”(国家五级汽车污染物排放标准,以下简称“国家五级”)汽车。在他买下它的两个月前,这辆车已经“完成”了交易,开出了销售发票并获得了牌照。

根据上海的有关规定,如果一辆新的“五国”汽车要注册上海牌照,必须在今年7月1日前完成发票开具,否则必须从其他地方获得牌照。

从“五国”到“六国”的转变是今年汽车销售最头疼的问题。

2016年底,国家生态环境部发布了《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(中国六期)》。文件明确规定,从2020年7月1日起,所有销售和注册的轻型车辆都应符合标准要求。

“国家5”标准的正式实施时间为2018年1月1日,“国家5”和“国家6”标准的正式间隔只有30个月,到2020年7月1日为止。

事实上,全国许多城市已经提前实施了“六国”标准,就像上海一样。

根据国务院《赢得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》和《消除柴油车污染行动计划》等文件,今年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西、山东、河南、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陕西等一些内蒙古、广东、重庆、四川、海南等省、市、自治区都提前进入了“六国”时代。

这也意味着上述地区的所有车辆必须在截止日期前售出。路虎、捷豹、卡迪拉克、阿尔法·罗密欧等利基奢侈品品牌由于流通不畅,面临着最大的缺货压力。今年上半年,甚至有“20%的老虎,20%的豹子,50%的阿尔法·罗密欧”。

从中国汽车经销商协会发布的汽车经销商库存系数(汽车行业的通用指数,其基本公式是将最终汽车库存除以当前销量)可以看出,6月份,当“国家6”标准提前实施时,整个行业的库存指数最终再次跌破1.5的警戒线。

从2018年1月至今,该系数仅在两个月内低于警戒线。去年,它超过了全年的标准。可以想象过去两年汽车工业有多困难。

燃料汽车“很难换挡”,电动汽车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新能源汽车本应踩下油门加速上坡,因为补贴取消政策踩了刹车。

2019年3月26日,财政部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科技部、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》,宣布从今年6月26日起,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减半,地方政府补贴取消。

7月和8月补贴政策实施时,新能源汽车销量分别下降4.7%和15.8%。

中国的新能源补贴始于2009年。当年,国家发布了《汽车工业调整振兴规划》文件,首次提出新能源汽车发展目标,启动了国家节能和新能源汽车示范工程,由中央财政安排资金补贴。

由于新能源汽车产业在全球发展中还不成熟,没有规模效应和经济性,依靠政策补贴一直是各国的普遍规律。统计数据显示,仅在2013年至2017年的五年间,中国对新能源汽车销售的直接补贴总额达150亿美元。

然而,近年来,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迅速,也出现了一些问题。有些企业以造汽车为补贴,忽视产品的技术研发和商业登陆,“ppt造汽车”是常见的。

以威来、小鹏和马薇等品牌为代表的新车制造商在2018年发起了一场激烈的交付竞争。肖鹏主席何肖鹏公开宣布他将交付10,000辆汽车。然而,根据保险数据整理出的销售量,肖鹏汽车的最终交货量远非10,000辆。

进入2019年后,新的汽车制造力量更加困难。

威来有很多自动点火的案例。在今年售出的10,000多辆汽车中,有近5,000辆因电池问题被召回。不利的大规模生产和高成本也使这家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尴尬。

魏莱刚刚发布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,2019年第二季度净亏损4.79亿美元,仅实现收入2.2亿美元。此外,魏京生在本季度末的银行存款仅为5.03亿美元,仅亏损约三个月。

为了“减轻负担”,威来已经解雇了至少2000名员工,关闭了硅谷的一家办事处,出售了他的e级方程式赛车队,并放弃了建厂的计划。

魏莱的对手小鹏也不孤单。

今年7月,2020 g3车型正式上市。补贴后,售价为143,800-196,800元,与2019 g3车型相同。2020 g3的续航里程比旧g3长,但有些车型的售价比旧g3低,这引起了许多消费者的不满。

你知道,魏莱和小鹏已经是新汽车制造部队的第一梯队了。这表明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一点也不乐观。

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,今年前八个月,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和销售分别完成了79.9万辆和79.3万辆,占乘用车总销售额的不到6%。其中,甲级及以下汽车占87%以上。

记者咨询了几个行业利益相关者,了解到插电式混合动力车的售价一般比同型号的燃油版高出数万元。这部分购车成本需要几年才能节省下来,对普通消费者没有吸引力。大多数纯电动汽车被用作网络汽车和出租车,很少有私家车。补贴退出政策出台后,确实对这个市场产生了很大影响。

其中一名司机告诉记者:“在纯电动汽车得到补贴之前,可能会有超过10万元的收入。经营纯汽车的利润率远远大于燃油汽车,新能源汽车的牌照是无限的。如果你有这种电池,你可以早上把它拿出来,中午充电时吃掉,晚餐时再充电,基本上可以满足一天的电池寿命。”

纯电动汽车与网络汽车的使用场景完美匹配,可以扬长避短。然而,一些城市也看到了这一趋势。他们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纯电动汽车停车收费,如免收停车费、无限量停车等。,并大规模建立了充电站。

目前,深圳、东莞、大连、沈阳等城市已出台明确规定,新增网络公交车必须纯电动。

在双重压力下,自主品牌汽车企业面临很大压力。

记者走访重庆汽车博览中心附近的几家4s店,发现在目前的市场中,日本合资品牌豪华车和德国品牌豪华车更受消费者欢迎。

宏观数据也证实了记者的调查结果——今年前8个月,自有品牌乘用车销售总额为571.8万辆,同比下降19.5%,占乘用车销售总额的38.9%,同比下降3.5%。

在几个独立品牌的半年财务业绩中,净利润的下降令人震惊。

吉利上半年净利润为40.09亿元,同比下降40%。长城汽车上半年净利润为15.17亿元,同比下降58.95%。长安汽车上半年净利润为-22.4亿元,同比下降239.2%,亏损达到历史新高。

一名4岁的一线销售人员向记者透露,独立品牌销售额下降有几个原因:

首先,独立品牌带来的suv热潮逐渐消退,以Haver为代表的独立品牌销量下降。其次,将调查共有汽车和进口汽车的价格,这也将使独立品牌的性价比优势不再明显。最后,一级和二级城市的汽车市场正变得饱和,许多人在选择更换汽车或购买第二辆汽车时不再考虑自己的品牌。

独立品牌的钱少和焦虑写在脸上。

与往年相比,今年的汽车公司拥有庞大的债务发行团队。除了经常光顾的比亚迪之外,长城汽车今年年初登记了40亿元的发债额度,目前已经使用了20亿元。前两年同期没有发行债券的吉利今年也发行了60亿元债券。就连10多年没有发行债券的SAIC也计划发行200亿元债券。

根据第三方平台风的数据,截至今年8月中旬,国内汽车公司已发行664亿元债券,超过去年发行的660亿元债券。

进入下半年后,吉利、长城、SAIC等公司宣布降低年度销售目标。

长安汽车9月26日晚宣布,已与重庆福特汽车公司签署深化战略合作协议,并发布长安福特加速计划。

根据计划,长安福特将在未来三年内推出至少18款新车型,首款林肯suv将于今年在长安福特推出,新福特探索者也将于明年在中国制造。加快中国客户的产品研发和测试能力,建立长安福特研究所;加快福特和林肯全新车型的本地化进程,为未来新能源车型的本地化做准备。

长城汽车高级副总裁李瑞峰表示,它将转向深入挖掘整个价值链,而不是仅仅追求销量。

当汽车公司勒紧裤带时,“闯入者”恒大在“买买”中到处挥金如土。

9月11日,许家印带领高级管理团队前往法兰克福汽车展(Frankfurt Motor Show),视察全球顶级汽车工程技术公司和零部件供应商。

回国后,许家印立即在深圳恒大总部举行签约仪式。根据计划,恒大将与fev集团、德国edag集团、奥地利avl集团等汽车工程技术领域的领先企业共同开发15款新车型,涵盖顶级、超豪华、奢华、专属、舒适、经典的全方位产品。

自2019年以来,恒大以9.3亿美元进入耐维斯,以10.6亿美元收购卡尼新能源58%的股权,然后以1.5亿美元与认定成立合资企业。

除了并购合作,恒大也在积极布局生产基地。据媒体统计,仅2019年,恒大汽车商务公司就占地736万平方米,其中居住或商业用地约338万平方米,分布在广州、上海、天津、沈阳等城市。

因此,也有疑问。恒大的汽车布局是封闭的吗?

今年6月底,恒大在天津工厂推出了国能93车型。国能93不向公众销售,在恒大内部,这款车的“纪念意义”大于实际销售意义。但至少,恒大展示了一点实力。

一位汽车行业专家告诉《商业周刊》,恒大的造车蓝图非常宏伟,但目前仍没有明确的计划和路径。从汽车工业100年的发展经验来看,制造汽车需要长期的技术积累,很难靠购买来实现。

然而,恒大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大买入买入的力度。

恒辉不会收购一家有能力在中国制造整车的汽车公司?除了恒大之外,还会有更多渴望转型的住宅企业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吗?恐怕这些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不小。

汽车销售非常重视“九金十银”。如果在这两个月里汽车市场没有足够的潜力,2019年将是中国汽车工业失败的一年。



11选5投注



上一篇:拳王邹市明三胎儿子照片曝光,与儿子亲密互动皱纹惹人心疼

下一篇:琼州海峡举行客滚船应急救助联合训练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murdzia.com 达布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